上海确诊母女,隐瞒行程获取绿码来杭,坐地铁逛商场长达7小时

4月5日,宁某某、党某某从省外疫情中高风险地区(上海)来杭,接受防疫工作人员调查期间刻意隐瞒行程造成社会面传播风险(确诊),已被上城区公安分局依法立案调查。

杭州官方发布已经很委婉了,说是省外来杭人员,而没有直接点名上海,这其中面子和情面真的已经给足了,而且意思也很明显,不希望搞对立,毕竟这只是极个别人的行为。

但是上海确实要争气一点,这对母女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在这关键时期,从上海来到杭州,不戴口罩,上海有的人封控饿着肚子,他们俩可以在杭州逛街逛商场。这怎么能让人理解?

她们坐遍了杭州1,2,4号线,去了繁华的万象城和来福士。在来福士广场待了将近7小时,期间到过盒马鲜生,逛遍商场,在一个座椅很硬的咖啡店坐了5小时。说她们笨,不了解铁路和地铁,显然是不可能的,她们成功的选择了一天的唯一一班到杭州站的车次,又顺利的避开了很多绿码查询。

总结一下我们的疑惑点:

1.凌晨4点的火车到杭州,就为了来逛街吗?下了车等在商店门口就为了逛,不找休息的地方?

到达一个非居住地的城市,我一般都会先找个酒店放行李,然后再出去逛。尤其是凌晨的时候,我可能会很困,甚至会睡一觉再出门。但是他们是直接从火车站去商场的,一直到被发现,也没有任何住店的想法。

2.在火车站这种人流多的地方,逗留2个多小时是何用意?

3.坐地铁时,居然有勇气签署未去过中高风险地区的承诺书,坐了一晚上的火车就忘了自己是从上海来的啦?

4.10点09分从城站出发,11点12分从江锦路地铁站出站,这段20分钟不到的路程,为什么花了1个小时?

也有人透露,她们“没有手机”,借的工作人员的手机进站的。

网上大家都在谈阴谋论,但实际上,人家是怎么躲过上海、杭州的防疫关口的呢?根据目前媒体披露的信息,我们可以知道这母女的基本手段:

第一,手机全程关机,而且有可能是提前关机数天,防止网络定位或GPS定位改变健康码状态。

很简单的道理,现在健康码的状态都是根据你去过哪里或有没有相应核酸检测结果而判断究竟给你绿码、黄码或红码的。假设你现在是绿码,你把手机关了,或者把手机放家里,然后人出去溜达一圈,即使你去过高风险地区,你的健康码也是绿色的。

第二,瞒报行程,使用人口窗口购票,在面对需出示健康码和行程码的流程,谎称自己没有手机或没有带手机(手机丢了也行), 最后使用工作人员的手机登录自己的健康码乘车。此时,登录的健康码是绿色的。

第三,到了杭州站,还是没有健康码和行程码,直接申请杭州的健康码,填了一份承诺书出站。

可以看到,这对母女为了通过上海、杭州的防疫关口,真的是处心积虑,谋划已久,不说是事先有预谋还真不信。

既然都躲过了这么多防疫措施,为啥还要在来福士把手机打开呢(来福士进入需要健康码和行程码)?在上海被封了那么多天真的很饥渴?不好好大吃大喝一顿对不起自己?

现在这对母女已经确诊了,你们是躲过层层关卡,玩了一天一宿开心了,但是你们经过的这些地方,可真的是沾了你们的光啊,因为你们俩,有多少人得开始隔离啊,和你们挨得近了被你们感染的那些人,简直更是倒霉中的倒霉了!

现在二人已经被管控了,虽然抓到你们的时候你们笑嘻嘻的,但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能这么没心没肺的笑吧!